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山红叶

万类霜天竟自由

 
 
 

日志

 
 
 
 

一朵花开的距离——作者:邹冬萍  

2017-10-09 14:2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五女山之间,只隔着一朵花开的距离。这朵花儿的名字,就叫做“梦想”。——题记
  
  1
  
  一朵花,开在历史的纵深处。它披上了时光的袈裟,合掌,端坐于天地山川之间。它的光华,温润过太多的文字与想象。
  
  这朵花的名字,就叫五女山。
  
  五女山,是一座有来历的山。其根源,甚至可追溯至新石器时期,迄今已有4500多年的历史。
  
  这么漫长的一段历史,该用怎样的笔墨才能把它书写完整?似乎唯有白云与鸟鸣,才能真正读懂光阴铭刻其上的故事。
  
  这些浸淫过岁月之光的陶器与石器,其实就是时代更迭、嬗变过程中自然而然留下的铁证。它们不需要语言,仅以自身的存在,就足以对后人展示出一个又一个遥远的记忆。
  
  于是,新石器时代、战国时期、高句丽王朝以及女真族,这些璨若星河的历史人文,在时光的钟摆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屐印,亦丰腴了桓仁的山川与河流。
  
  2
  
  一粒鸟鸣,从浑江以西,向我传来五女山的问候。
  
  我辞别桓仁的早晨,在漫天的霞光里踏上拜偈五女山之旅。
  
  远远地,看见一只披彩着绿的巨龟,在晨风中向我探出了毛茸茸的脑壳。近看,更像只长方形的大坦克,在植被茂盛的山间勇往直前。
  
  缤纷的色彩,就像大自然随意抖下的一匹彩练,如瀑般一顷而下。而我,顿然就成了一尾游弋在这匹彩练中的鱼,忘却红尘。
  
  认识五女山,是从它山脚下的一片芳草地开始的。天女木兰花、狗尾巴草、蕨菜、猴腿、夏至草、大叶芹、车轱辘菜、蒲公英……这些数不清的植物,在阳光下踮起了欢快的足尖,一路摇曳着深紫、浅粉、嫩黄、素白、大红、草绿的身姿,潋滟了此间的山水,也潋滟了我的眸光。
  
  我并没有急着上山,而是把自己交付给这一片深深浅浅的绿,感受小草漫过脚踝的柔软。
  
  野花盛开处,有蝶不请自来。我分不清哪只是梁山伯,哪只是祝英台。带着近似孩童的天真与固执,坚信总会有一只飞累了的蝴蝶,停留在我张开的掌心。
  
  3
  
  一条象征着九九归一的石条路,据说有九百九十九个台阶。有岁月的苔痕隐约可见,有色泽艳丽的落叶柔软地覆盖着山石的坚硬。
  
  全民健身登山步道从此地开始。健康与信念,亦从此地开始。
  
  拾级而上,斑驳的树影如梦似幻,为我遮挡了金秋的艳阳。朵朵白云,却更像是亲人们的一双双眼睛,透过树叶的罅隙,温柔地注视着我,始终不离不弃。
  
  这里有鸟,立于林间。唱腔繁芜,意境悠远。我无从听懂一只鸟的鸣啾,却记住了一枚枫叶从树上缓缓飘落的身影,是那么地优雅与静美。我知道,那是生命的另一种完满,从成熟走向终极的孤旅。
  
  从尘埃中来,终将回尘埃中去。这是万物都摆脱不了的宿命。无论我是以人的形体活着,还是以叶的形态存在。
  
  我当学会感恩。此刻,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野花为我撑开一把把会飞的小伞,带着我越过寂静的山谷,聆听大山的呼吸。
  
  4
  
  古道十八盘,更像是醉酒的道人,笔走龙蛇时画下的符。
  
  我永远无从知晓,下一个拐弯何时出现。更无从知晓,这个肘弯里,隐藏着什么样的谜。
  
  传说与落英一般多,也与落英一般缤纷多姿。
  
  五女山,东方第一卫城。有高度。有绿锈的城墙。有神庙。有宫殿。有粮仓。有兵营与水源。更有漫长的历史,足令我盘膝坐下,花上足够的时间,来翻一翻五女山这本线装书。
  
  新石器时代从我指尖漫过。古陶以它独有的粗犷和凹凸,掳掠了我指腹处的柔软。这时,我突发奇想,好像看见自己变成了卡夫卡笔下的甲虫,背负着古汉语编造的铠甲,迷失在一片甲骨文的丛林里。我必须等来一只萤火,方可将我救赎。
  
  战国时期从我指尖划过。恍惚间,我看见石刀、石剑,在简线条的古拙中,穿戴上士大夫的峨冠宽袖。有《诗经》与《战国策》,如松涛,如琴弦,缓缓趟过岁月的河床。
  
  纥升骨城从我指尖漫过。北扶余王子朱蒙在这里建立高句丽第一王城。五女山,以山的宽广,容纳了异族的步履与文化。我站在长16.4米,宽9.3米,深1.4米高句丽的古遗址上,听见了历史的风,穿林而过。金色的阳光,恰好为一段老去的历史,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我的指尖划到了女真族时代。这个马背上的民族,更像是一把圆月弯刀,霍霍有声的利器。又像是一阵冷兵器时代的疾风骤雨,仅用马蹄与箭矢,就走出白山与黑水,创建出一个强大的帝国。
  
  5
  
  “霜重险峰紫,落霞满岭红;松涵一线月,云绕郁灵城。”
  
  枫叶,在这首写意的古诗里,从绿变黄,再从黄转红,像诗歌里纷呈的意象。
  
  十月,无需一个形容词的虚饰,遍山的枫叶就已红遍山头,将那层林尽染。
  
  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片枫叶。在洒满阳光的枝头恣肆生长。我要把生命燃烧成红色的火焰,用尽修辞去书写心中的热爱。五女山,这座有神祇护佑的神山,悄然在我心底落地生根。热爱,化为一声欢呼,掷地有声,灌醉了松涛与白云。化为山间一道道溪流,一条条瀑布,豢养信念的花朵,芬芳了五女山的每一处峭壁与悬崖。
  
  我用一指禅,填补飞来峰的想象。我说,这里一定是雄鹰的故乡。唯有峭壁才配得上雄鹰的展翅;也唯有雄鹰的翅膀,才配得上峭壁的雄奇伟岸。
  
  站在点将台上,看万里江山,如巨龙飞舞。看白云悠悠,独品这午后的温度——这是江山自有的温度,无论尘世有多少的寒凉,岁月是多么的易老,这温度也无法从我记忆中抹去。
  
  6
  
  芦苇,从腰里掏出一笔金黄。配上恰到好处的几点白云,为一声婉转的鸟鸣,献上一份纸短情长的告白。
  
  爱情,有时候如同一幅完整的水墨画,有山有水有沟壑,有朱红的钤印,却也必须有一段足够的留白。
  
  “曾几何时,我们做了世上那最柔情的人,为一朵花低眉,为一朵云驻足,为一滴雨感动。”
  
  此刻,我又看见了一对玉色凤尾蝶,缓缓落在“玉皇宫”废址间的草木上。我看见了它们的翅膀,举起又放下。我猜想,这一定就是它们的爱情了,足以打动世人的柔肠。我确信:草木与昆虫之爱,一样足以感天动地。
  
  圣女神池,五女泉。表达的是另一种坚贞。那是人间大爱,以弱女子的荧荧之光,去拯救苍生百姓——那需要多么高贵的灵魂,多么圣洁的心灵,才足以克当这份惊天动地的善举!
  
  望江亭上,我念着“太极如云形虚境幻,飞亭似我远瞩高瞻。”的对联,在缭绕的云雾里,将自己站成了一棵会开花的树。
  
  透过云雾,我看见了脚下的桓龙湖,如同一条银光闪闪的龙,游走在桓仁这片有温度的土地上。
  
  是龙,就是要飞的,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我看见了桓仁,以独特的八卦图形,在天时地利人和交织而成的纽带中,款款向前。
  
  7
  
  “爱上一道风景亦是如此,只是刹那的邂逅,需要用一生来记住。”白落梅如是说。
  
  风一程,雨一程。五女山,就这样再次走进我的梦里,与我只隔着一朵花开的距离。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