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山红叶

万类霜天竟自由

 
 
 

日志

 
 
 
 

桓龙湖的四季书简——作者: 王利军  

2017-10-09 14:3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醉花阴·春
五女山吻上春的眉峰时,桓龙湖揉着惺忪的睡眼醒来,轻轻伸上个懒腰,满湖漾起细碎的波纹,一下柔软了蓝天白云。
最先呼应着轻漾的湖水的,到底是哪座山峰?或者四面山峦都怕冷了桓龙湖的热情,争先恐后地去牵春的手,哪怕她只肯把一星一点的绿缀在枝头。似醒非醒的林木随着春风甩甩头,甩掉冬天残留的浮尘,目光落在那一痕新绿上,晓得季节已无声更换。山脚下漾动的湖水中,湖心小岛已笼了极薄的绿纱,轻软得让人不敢凝眸,生怕用劲呵一口气,那才浮出的淡绿就没了踪影。
桓龙湖不急,清凌凌的水波悠悠荡开,推动着春潮。似乎只是一转眼,绿已染了小岛,晕了山峦,虽说柔柔嫩嫩的,却格外鲜润,仿佛夺了湖水的活力,在枝头聚起一个又一个清浅的湖泊。桓龙湖轻漾着,被春风揉出满湖笑意,静静凝望着山峦岛屿,静候花开。
好像一个盼字还没描出,春花已在枝头露出端倪,喜得湖水越发幽蓝。幽蓝的湖水溶了万千柔情,只等那漫山浓艳,小岛飘香时,携了春的手把酒言欢。山峦晓得桓龙湖的心思,小岛明了桓龙湖的念想,催促着春风快一些,再快一些,吹开枝头的春花,把桓龙湖罩在花影中。
天空彩霞被桓龙湖邀来,一片片栖落在岛屿山峦上,红是红,白是白,粉是粉。刚刚绿起来的山林,披上霞衣云帔,临波弄影,比那新妆的越女还要明艳几分。湖栖在花阴里,亦被施了魔法,粼粼水波成了五彩,把蓝天云影都绣上了缤纷。
这时节,桓龙湖已被春的纤手弹拨成一首绚烂的彩色音乐,缠绕着流光溢彩的岛屿,悠悠飘向远天。花香远走,顺便带走了桓龙湖的春韵——醉花阴,醉得韵味无穷。
                     渔家傲·夏
风起,水波如雪莲,一簇簇绽出桓龙湖的夏天。
生在东北的桓龙湖,却在夏日风里漾起江南风,仿佛亦要潇洒摹写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定格了一幅水乡画卷。
蓝天碧水是夏奢侈的馈赠,桓仁到底有多幸运?夏日蔚蓝的天空下,桓龙湖成了一首水乡咏叹调,每个音符都滴着温柔,柔软了东北的心思。清澈的湖水润了骄阳的眼,使得烈烈夏日敛了戾气,任汹涌的绿潮恣意吟唱清凉曲。不管清凉到底是从湖水中泛起,还是从四面山峦上淌下,只需深深拥抱着桓龙湖,感受她不一样的夏天。
确实是不一样的夏天。沁了湖的呼吸,夏日风显得那样润泽,轻轻抚弄着山峦岛屿,让汹涌的绿更丰满,更鲜活。瞧,四面山峦起伏成绿色的旋律,或舒缓或跌宕,与蔚蓝的天空融合在一起,紧紧拢住怀里的那片碧水。哦,桓龙湖,该是蓝天让山峦小心翼翼守护的翡翠,要么她怎么可以那样温润,那样柔美?清亮的湖水,被夏日风揉出细密的涟漪,真不晓得桓龙湖什么时候学来了吴侬软语,这样柔情蜜意地说给蓝天云影。湖中小岛仿佛绿云堆叠而成,凝成诗,结成曲,让人恨不得寻来所有清词丽句,来细细描摹这夏日风情。
一行白鹭上青天,可是夏日桓龙湖反复吟诵的诗句?只可惜杜甫无缘看见了。蓝天碧水间,无数水鸟起起落落,灵动的音符般弹奏着桓龙湖的夏日欢乐颂。那着实是自然的乐章,有颤动的涟漪为背景,有优美的身影为旋律,有轻快的鸟啼为节奏——哦,桓龙湖,你在鸟儿的羽翼里勾画着江南,你不是江南却胜似江南。
随便寻上一只小船,就能定格一幅水乡风景画。水乡的韵致在山峦,在湖岸,更在小岛。登上一只咿呀哼唱的小船,荡在湖水中,江南风拂面而来。只是江南的水融了太多岁月风尘,难得这么清,这么纯。或者桓龙湖本就是悄悄移植了江南的童年,所以才有格外青的山,格外秀的水。
小船在湖面轻轻摇摆,摇着桓龙湖的夏日时光,远山近树迤逦而来,绿色诗篇般意蕴丰饶。凝望湖心小岛,从那绿色中读江南的韵味——缠缠绵绵的水,幽幽深深的绿,闲散自在的时光……
雪浪花在水波间晃荡。打渔船在水波间晃荡。清风明月在水波间晃荡。童稚的江南,正以清纯的目光望向蓝天,哼唱着一支渔家傲——桓龙湖的夏哟!
                      霜叶飞·秋
一叶知秋。桓龙湖的秋,不是先在枝头落脚,而是先在湖水着痕。
就在某一天,愈加清澈的湖水里,蓝天与云影投来的影子纯净得仿佛漂洗过,桓龙湖明白那是秋悄无声息地来了。
秋来了,桓龙湖嗅到了收获的芬芳,那是从桓仁田野里飘来的——玉米黄,大豆香,处处瓜果采摘忙。天那么高,高得仿佛要离空而去,只留下这片蓝幽幽的水,可以从中捞出一重更加蔚蓝的天。打渔船在湖中来来往往,犁开宁静的水面,翻卷起一堆又一堆白雪。
霜重露寒时,桓龙湖仿佛进入生命的又一次春天。少了秋虫的呢喃,少了候鸟的身影,桓龙湖却明澈得诱人,像极了孩子纯净的眼睛。五女山在深秋的风里睁大了眼眸,目光宁静安祥,而四面山峦与湖中小岛却燃烧起热烈,似要暖透尘世的所有冷漠。
山林是七彩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哪只曲调都那样动听,牢牢缠住了峰峦岛屿。有些落寞的湖水,悄悄从山林讨来了斑斓,涂抹在湖水中,于是湖中有了七彩山林的倒影。深秋的桓龙湖,是首最华美的诗,由斑斓色彩写就,随意捞出一句,都是一幅明丽的山水。未见自然泼墨弄彩,却在秋的桓龙湖处处留下画卷。
秋的画卷中,实在该去湖心万乐岛山上走一遭,寻一寻摩崖石刻,从那朴拙的线条里觅到一点时光走过的蛛丝马迹,探一探桓龙湖在岁月里行走的姿态。这样一处夺了天工的湖水,不知敛了几多时光的剪影,在这斑斓秋色里哪怕缅怀一下也好。
霜叶飞时,桓龙湖捧出的是丰饶,是绚丽,是深邃,是秀美……
                      落梅风·冬
到底是东北。雪总会漫天卷地而来,包裹住峰峦与岛屿,封锁住清澈的湖水,把桓龙湖隐在一片纯净的白色中。那个童稚的江南睡在了襁褓中,深深地进入梦乡,她睡得好安逸。
白茫茫的山林,仿佛一个童话的开篇,不知会衍生出什么样的人物境遇。似乎一切都在寒冷的怀里酣睡了,只是风刮过后,一两星儿松柏的暗绿,会在白雪中翕动着睫毛。山峦与风的呓语都是白色的,打着呼哨滑进桓龙湖的怀里。桓龙湖睡得正沉,任风卷着雪的碎屑在湖面上打滚,任金色阳光把积雪的湖面映成一个梦幻——山舞银蛇,湖驰蜡像。
或者这不是雪,而是桓龙湖最浪漫的梅花节。浓浓密密的白梅哟,开满山峦,开满岛屿,开满湖面。梅的世界笼罩了桓龙湖,让她在最寒冷的季节,完完全全地沉入花的海洋里,沉入一个最浪漫的梦幻中。
哦,落梅风。梦醒来,桓龙湖又是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