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山红叶

万类霜天竟自由

 
 
 

日志

 
 
 
 

一枚王城的足印——作者:潘石  

2017-10-09 14:3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像从地底下钻出来,天空突然铺满了日光。在黑暗中呆久了,没有谁会拒绝光明。可他们不。他们希望那夜长一点,再长一点,这样,大家就能离危险远一点。
  
  因为,他们是一群逃亡者。
  
  他们的首领是个年轻人。一路上,悲愤和凄凉塞满了他的心怀。他做梦也想不到,同父异母的兄弟,竟会对自己下手,而理由只是被佞臣挑起的妒火。他仿佛看到了母亲临行前的泪眼,这一别不啻生死相隔,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他的眼角有些微潮。
  
  可是,现在远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空气中又传来了刀锋和箭镞的铁器味道,似乎还伴着战马的嘶鸣。他紧了紧缰绳,带领随从继续向南狂奔。前面,依稀可见一片浩荡江水……
  
  不知是不是被上天委以重任的人,都要历经筋骨的锻造,心智的磨砺,苦难的浸泡,他在这煌煌历史上的亮相,是这样局促、窘迫,险象环生。
  
  他叫朱蒙,贵为北夫余国王子。因为母亲的婢女身份,一直被几个兄弟排挤,兄长带素甚至向父王进言,说他“非人所生,将有异志”。再加上朱蒙文武兼备,似乎总能赚取众人赞赏的目光,而这,更加速了他被构陷和暗算的进程。
  
  于是,一次貌似风平浪静的骑射,朱蒙成了被围猎的对象。
  
  二
  
  或许真实的记述已经在征战中散佚,或许担心被暗角的昏黄辱没了光辉,对于那段历史,史官们讳莫如深,典籍中文字寥寥。饶有趣味的是,关于朱蒙的神话和传说,却如同当年那条拦住去路的奄利大水(今浑江),绵延不绝。
  
  比如说,对于朱蒙出世,就有夫余王妻“为夫余王闭于室中,为日所照,引身避之,日影又逐,既而有孕”的离奇描述。十月怀胎后,她竟生下一颗重约五升的卵,猪狗不吃,牛马避让,最后放在日光下,“方有一男破壳而出”。
  
  对于朱蒙的本事,还有这样的文字:“年甫七岁,岿然异常,自作弓矢射之,百发百中”,可见其天赋异禀。据说,朱蒙这个名字,在夫余语言中,就是善射的意思。
  
  当然,最神奇的传说,要数那次命悬一线的逃亡。后有追兵,浴济无梁,旁人面如焦土,朱蒙却静静伏下身来,向水神祷告,“我是日子,河伯外孙,今日逃走,追兵垂及,如何得济?”话音刚落,数不清的鱼鳖虾蟹从江内涌出,用身体搭起一座浮桥,助朱蒙等人过江。待追兵赶到江岸,那座浮桥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此,朱蒙的身份之谜被揭开——太阳神的儿子,河伯外孙。
  
  相信很多人看到这里,都会不禁莞尔。千年已逝,往事随风,画面在烟尘中定格为标本,样貌被风云涤荡后模糊不清,却始终遵循着成王败寇的王道。都说英雄不问出处,又有谁会拒绝在光环笼罩的同时,再镀点金呢?今天看来,这些坊间传闻是如此可笑,甚至有些荒唐,但如果把时光回溯到2000年前,混沌初开,蒙昧未解时,它的存在就有了超乎寻常的意义。
  
  也许在朱蒙心中,王的种子早早就播下了,他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他知道,只有神祇后代,才配拥有王的资格,而神的庇佑和扶植,是政权稳固的不二法门。
  
  对于民众来说,他们也需要有个神一样的领袖,世代供奉,顶礼膜拜。从他那里,可以感知睥睨天下的威严,无坚不摧的力量,可以寻求精神的抚慰,心灵的救赎,可以让自己肝脑涂地义无反顾地追随。
  
  对于朱蒙来说,他的疆域根本不在夫余,而在远方。既然家已经变成血腥的战场,他不会再留恋昔日那张温床,他要另觅安身立命之所,他要建造属于他的王城,他要让太阳神之子的光芒重新在地平线升起,那是他的起点,他要从那里再次出发。
  
  三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当年的奄利大水应该比现在还要壮美。如今的浑江,早已嗅不到凶险的气息,它是那样平缓、安详,默默地经过田野,流过都市,绕过村庄。远望五女山,它就像一只战靴,赤裸的山岩和峭壁是风化的外皮,仿佛记载着随主出征的倥偬岁月;云雾升腾时,它又化身为史前方舟,载着千年的秘密,在天际间乘风遨游。
  
  朱蒙也看到了这座圣山,它的冷峻、雄奇和伟岸吸引着他,他仿佛看到了希望之光。像是冥冥中的某种暗示,他决定留下来,在这里建郭立城,拓土开疆,开创他的千秋基业。
  
  对于这段经历,史书中同样惜墨如金。《魏书》上说,“朱蒙至纥升骨城(即五女山城),遂居焉,号曰高句丽。”
  
  这一年,是公元前37年,朱蒙只有22岁。
  
  山城只有东面可用,其他三个方向皆为百米硝壁。朱蒙巧妙地利用天险,广征苦役,修建了大量城墙、关隘。位于山城东南角的南门,西侧为楔形石砌筑的墙垛,东侧就是深不可测的悬崖,站在南墙上,可以轻松地抵御外敌。
  
  东门设在半山腰,两侧城墙成折尺形分布,战时可以从正面迎击,也可以迂回包抄。西门位于821米高的主峰西部,和两侧绝壁如削的石墙、石崖组成半人工半天然的隘口。作为整座城中唯一设在山顶的城门,它凭山拒险,易守难攻,其防御能力堪称完美。据史料记载,五女山城在高句丽时期战事频仍,却从未被攻陷,可称冷兵器时代的一大奇迹。
  
  久居山林,没有水源是不行的。朱蒙命属下凿岩为池,引山泉之水,在山城中部形成一处蓄水池。为保证池水清洁,他们还在池周围垒上石墙,又在东南角砌筑方形小井,池水经过滤进入井中,供将士们饮用。
  
  相对于其他的王,朱蒙的王宫显得有些寒酸。一座长13.5米,宽不过5米的六开间建筑,里面放了些竖耳陶罐,已经算是不错的摆设。也许对于朱蒙来说,现在远不是歌舞升平的时候,他的志向更不是安守田园。他思念着远方的母亲,他要用刀剑和马蹄夺回失去的尊严。五女山虽好,不过是一座坚固的城池,那不是他的家,更不是梦想的终点。朱蒙耳边,又响起了兵戎相见的声音,也许他天生就是战神,他又迈开了征伐的脚步,以太阳神之子的名义。
  
  公元前19年,一生征战,少有败绩的东明圣王朱蒙病逝于五女山下,时年40岁。公元3年,他的儿子、琉璃明王类利“迁都于国内,筑尉那王城”(今吉林省集安市),作为高句丽国的第一座王城和发祥圣地,五女山陪伴两位王者走过的时间恰好也是40年。随后,高句丽国和隋唐两代战火不断,公元668年,这个历经28代王,称雄中国北方边疆705年的少数民族政权终告覆灭,前来五女山拜山祭祀的人渐无踪影。
  
  四
  
  春风无言,吹绿了片片柞树林,吹开娇艳的木兰花。2000多年后的五女山,仍旧壁立千仞,险峻嵯峨,站在高处举目四望,恒龙湖疑为天上神水,落地为潭。这座曾经的东方第一卫城,昔日的城墙、城门、马道、兵营、哨所依稀可见,却再也看不到高句丽将士的身影。游人杂沓的脚步、悄声的呢喃、悦耳的欢笑声,塞满了耳孔,回荡在深邃的山谷中。
  
  千年古道“十八盘”,直通五女山西门,当年,朱蒙等人就是靠这条路,将车马运抵山顶。如今,为了游客行走方便,土路上铺了999级石阶,回环旋转,宛若天梯。
  
  在五女山城,随处可见泛着绿苔的青黑色城垣。据说,高句丽人砌筑技术极为高超,他们在墙内用梭形石垒砌,以块石和碎石填充;外壁用底宽上窄的楔形石插入空隙,二者犬牙交错、彼此啮合,用千年不倒的屹立丰姿,给后人留下了“秦砖、汉瓦,高句丽石”的讯息。
  
  令人疑惑的是,一号遗址处,只有六块础石、一个柱坑还在传递着王宫的秘语,除此外遍布足迹,杂草丛生。如此尊贵且意义重大的居所,却连半块扁石也没留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二号遗址的火患因何而起,三号遗址的功能到底是什么?那副精致的铁制脚镣,是关押谁的枷锁?位于山城制高点的瞭望台,真是朱蒙用来点将用的吗?太多的秘密,就像山谷间缥缈的迷雾,亦真亦幻,你想抓住它,它却抽身而去,只留下一手虚空。
  
  城是一座山,山是一座城。回望残阳下的五女山,崚嶒的城墙被镀成赭黄色,愈显厚重、苍凉。那是朱蒙和他的子孙成就700年霸业的足迹,作为一个文明的缘起,一段消逝的印证,它恒久地印在桓仁山水间,印在千代万世的后人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