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山红叶

万类霜天竟自由

 
 
 

日志

 
 
 
 

欸乃一声山水绿——作者:王丽  

2017-10-09 14:5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的裂帛写不下这么多的神奇,五女山城的秋天一边忙着饱满,一边不停地卸去残枝败叶,风不动声色地藏在山水之间,只有一地金黄的落叶匍匐,让我迈出的每一步都踟躇,怕脆碎之音惊扰了这一山的静美。着盛装的五女山,身披十万枚蝴蝶,宁静自守,仿佛化蝶的那一冢深爱,千年万年地伫立于此。
  
  但凡与“女”字有染,便多了一分婀娜、柔媚,赋予一座山以女儿之名,她再雄拔,都会自带灵秀之气,让每一个莅临的路人,内心徒然地生出无限怜惜,脚步轻一些,再轻一些。
  
  偏不走石阶,择茂林曲径,仿佛公元前37年走失的兵卒,找寻高句丽刚刚建起的国都,仿佛峭壁、隘口,都有高句丽族人等在那……茂林深处,翻疼两千年的历史时光,找寻着一座山与一座王城的渊源,太阳神的儿子朱蒙为了逃避王族内部权力争斗的追杀,弃国南逃,在浑江的河滩上,遥望夕阳中的五女山,冥冥中得到先祖的引领,伏地三叩,一声长啸。在随带的精兵强将和众贤人的辅佐下,宣布建立高句丽国,一个王朝的脚印,就这么坚实地踏在了峭壁嶙峋的五女山顶,这是人与自然天作合一的互证:“凡人禀命于天,必有吉验于地,见于地,故有天命也。”五女山印证了一代雄主朱蒙开辟高句丽七百年霸业的历史足迹。也在《世界遗产名录》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脚印形状的五女山顶,细细地寻觅着——王宫、军营、粮仓、天池,这些岁月遗留给后人的结痕,成为了我们循迹先祖的标识,沿着这样的标识,我们得以窥见桓仁县这座山城恢宏的过往。灵山胜景滋养着的文明史,让五女山蒙上了一层沧桑而典雅的轻纱,神秘、妖娆。
  
  循着山路踽踽而行,随处可见巨松、古树,老僧般伫立,伸展着苍劲的虬枝,在空谷溪声中,交付给擦身而过的人一缕金灿灿的祝福。
  
  和友人伫立在五女庙旧址,这传说照进现实的投影,不管是“五女屯兵其上,因以得名。”还是“五位仙女下凡,为民除害,人们在山上修五女庙以示怀念……”,桓仁的百姓都是想以此,为这一方山河捧起属于自己的骄傲。
  
  我们不敢贸然歇坐任何一块山石,“有石皆古”,一副经风经雨的硬身板,千年万年地独守成一座山的墓志铭,它们是尘世的醒者,而我们是多么愚顽的过客,不可造次,也是人与自然的礼数。手抚在湿漉漉的岩壁上,眼前的一线天又让我犹豫起来,行走在相隔咫尺的峭壁之间,仰头,一块白云搭在两壁的肩头,云桥万里,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幻景,我只能做一次“井低蛙”,夹缝里寻一线生机,顿生窒息感的狭促和恐慌,只能透过一线之光,窥见红尘二两,却是我活命的全部家当。
  
  及至太极亭,凭栏,俯身,远处的浑河和哈达河自然而然逶迤成神奇的太极图,大地的经卷展开,这“无得之得”让桓仁八卦县城名满天下,出于好奇,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中国易学标本地”,很多条消息:“中国易学标本地——神奇桓仁,世界上唯一具备太极、八卦、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神奇地方!高句丽发祥圣地,清王朝肇兴之地,中国易学标本地,国歌原创素材地。”尽管来之前,已被她如雷贯耳的历史吸引,眺望眼前的苍茫山河,还是被她的神奇与神秘击得哑口无言。有些奇迹,你永远解读不来。她是一本无解的玄书,等着人们世世代代来翻阅。
  
  五女山的至高点,海拔804米的点将台,却是又一番气度,阳光在高处,尊贵和权利也在高处,人,一站在台上,便会顿生舍我其谁的狂傲,探眼长空碧野,山下的桓龙湖是荡在胸膛里的一弯心事,沉寂、浩淼,云影徘徊,随思随喜之间,俨然忘记了自己是谁,学着第一代王朱蒙或者唐代大将薛仁贵之势,点将35万山城人做我的三军将士,如何呢?当然,此刻,时光呼啸而过,只有随行的友人笑我痴癫。
  
  目光永远要快于脚步抵达目标,眼前躲在五女山身后的桓龙湖,绢帛一般,被阳光摇起,似在招呼着我们。
  
  群山环绕着的桓龙湖,享受着山的尊崇,山傍着水,水依着山,好一种生死相依之姿,偏偏这山水还有这么好的世相,山奇秀、水碧澈,山因为水,不再峭拔,水因为山,不再咆哮,乘船漫游在茫茫阔水间,一点儿不觉得自己突兀,反倒感觉山水人合而为一的一种默契,人,是不是成为了这壮观画卷中的点睛那一笔,就看自己的心境了。
  
  欸乃一声,我们已经弃船,登上了湖心的绿洲——万乐岛,我是带着一身的风尘登上万乐岛的,这山中的山,水中的水,都有了脱尘的超拔,一踏上岸,梵音古乐萦绕,自每一寸肌肤传递到周身,让刚刚还喧哗着的情绪,一点一点安静下来,落成这圣境中的一圈圈朴素的涟漪,消逝于心的堤岸。驻足,问讯,30.9米高的杨柳观音垂目于无际红尘,手中的青枝拂来一滴圣水,涤尽万般俗念,日夜教化迷惘中的众生,这山水之间,唯他是醒者,我不过是愚笨的路人,以漏洞百出之躯,求一份山水之情驱赶内心的尘霾。久久,久久,才转身离开。
  
  面对着岩壁石窟群,目光一一抚过石壁上的26尊佛像,突然想起了诗人张二棍的诗歌《黄石匠》:“他祖传的手艺/无非是,把一尊佛/从石头中/救出来/给他磕头/也无非是,把一个人/囚进石头里/也给他磕头。”尘缘机巧,我深信,在那些漠然的表情之下,灰头土脸的众佛,一定藏着鲜活、干净的慈悲之心。
  
  跪拜、礼圣、求荣、祈福,香火旺盛的万乐岛,能否装得下世间众生的祈愿,不得而知,但在如此梵音缭绕的仙境,暂时卸下一身的尘波,做一个身心皆清净的俗人,也是好的啊!
  
  漫步在万乐岛,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乐”字的某一笔划,千万个快乐飞升,那就让自己信马由缰地“乐”个够,不辨南北,不问出处,就这么走着,方寸之地,因为有了丰沛的水的滋养,万物都显得比别处更润泽,茂密的森林藏起鸟影却藏不住喷薄而出的鸟鸣,丰厚的植被下不晓得藏着怎样的生命奇迹,岩缝间的苔藓滴着晶亮的绿水,柞杨榆桦忙着各自葱茏,野鸭鹳鹤嬉戏于碧水间,此时此刻,我只想寻着绿岛仙踪,做一回不问世事的仙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