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山红叶

万类霜天竟自由

 
 
 

日志

 
 
 
 

桓仁三考(随笔三则)——作者:万一波  

2017-10-09 14:5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村名考

 

我粗略地统计过,桓仁的村名70%多与山、川、沟、岭以及树木有关。比如老黑山、横道川、干沟子、四道岭、柳林子等等。这种按照自然地理实体分类沿袭下来并使用至今的村名,本身就带有自然原始的人类早生存生产方式特点。

虽然经历过农业社会向工业时代、后工业时代的转变,桓仁在工商业和小城镇建设上也有长足的发展,人们的生存和生活方式已经实现彻底的变革,但桓仁人仍然固守祖先血脉,将这些土得掉渣的名字固执地沿用至今

有专家称,村名一个逐步发展和演变的过程。比如随着落户企业的发展村名有可能被企业名称取代;随着小城镇建设步伐加快,村名很自然地实现城市化改变。还有文化、教育、体育、卫生、宗教以及交通、水利、电力的发展和各类保护区、旅游区的形成,都会对村名带来影响以至于促其改变。有趣的是,即使是这样,桓仁的村名还是一层不变,仍然保持着浓郁的乡土特色。比如曲柳川村已经几近跟城镇融为一体,功能也已今非昔比,但它还叫曲柳川。还有的地方在官册上名称已经变更过来,但当地人还是习惯称呼原来的名字。这种现象很有趣也很无奈,就像一个叫狗剩的小子,尽管后来户口上改了官名,乡亲们见了,还是狗剩长狗剩短地叫呼。

对乳名和村名的固守,体现文化的认同。这种文化的统一感受,不避粗俗,也不自薄,内中有着强大的自信和展扬。对个人如此,对整体也是一样。桓仁人上上下下一直坚持生态立县、旅游兴县、山水富民的发展思路,就是这种认同感最好的注脚。县委、政府几届领导班子连续抓下来的结果显而易见:凝结山川雨露的冰葡萄酒使经济建设稳步增长;新农村建设使城镇乡村基础设施和文化建设明显改善以五女山、桓龙湖为代表的山水旅游业态已经成熟,一个旅游强县呼之欲出;辽宁第一峰花脖子山已经成为徒步者和自驾游迷们梦想的天堂所在。可以说,桓仁人对本土和环境的坚守,不仅成就了一个生态文明的典范,同时,也在纷繁迷离的社会经济变革中,为世人留下了一个不可再生的自然标本。

山、川、沟、岭皆草木本源,桓仁山水奇秀,人们观念朴素,自然孕育出绿色和谐的发展理念,这是中国经济社会更替中的一大幸事

 

二、柞树考

 

儿时,我曾叫它高兴树。

早上,我和姥姥站在桓仁跟宽甸交界的一棵山楂树下,看舅舅别着蚕刀的背影越走越小。临近晌午,舅舅拖着一捆枝柴又越走越大。此时,山风骤起,柞树摇摇晃晃,酷似巴掌型的叶子相互碰擦,发出拍手的声音。每到这时候,我也跳起脚来,使劲拍着两只小手,不停地喊:舅舅回来了。姥姥此时不管在干什么,都会忙不迭地放下手里的活计,着小脚进屋起锅端饭。

与柞树有关的高兴事还有一件。端午前后,我比量着树叶已经赶上我的巴掌大小,就会催着奶奶做“粘耗子”。这种粘米包豆馅做成的食品,形状像只老鼠,因为糯,必须用柞树叶子托着才能上锅蒸。正是由于这个实用的功用,叶子不仅使“粘耗子”不粘锅帘,而且手托着食用也方便,更重要的是它成就了这种食品独特的草木香气。糯米弹牙,小豆馅沙软,柞树叶清香环绕。这种东西以前时令食品,伴随着我美好兴奋的童年记忆。现在不管什么时候来到辽东山区的桓仁和宽甸,都能在农家乐或者大酒店里品尝得到。

桓仁和宽甸地处长白与华北两大植被区系过渡带。境内山高林茂,林业资源丰富,为辽宁省“以发展林业经济为主的两个县份”,是辽宁省重点林区,素有辽东“绿色宝库”之美称。这是县情上的介绍。桓仁林地面积430万亩,占全县面积80%以上,而柞树又占有林地面积的70%以上。它的普遍正好跟被称为“活化石”、东北红豆杉紫杉形成颇具张力的反差,一个随处可见,一个凤毛麟角;一个平素如民,一个木秀于林。

从山东老家迁移过来的时候,姥爷的祖上就跟柞树打了一辈辈交道。他们清场柞、中刈放拐、放蚕割茧、抽线缫丝,像柞树一样,默默生活在山坳里。然而,他们根本不知,正是他们日复一日辛勤劳作,使桓仁乃至辽东成为享誉海内外的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那些展露东方奇特质值的绸缎,经朝鲜、日本,像旗帜拂过广大的远洋地区。

姥爷已经老成山顶上虬枝曲干的柞。舅舅也已放下蚕刀。而他们还在坚守。退蚕还林成为另一面旗帜。生态文明也将是必然的结果。

据考,柞树,学名蒙古栎,又名蒙栎、柞栎、柞树。属壳斗科、栎属,落叶乔木。这是植物学的分类。而我还想叫它高兴树,抑或辽东栎、宽甸栎、桓仁栎。因为,有它的地方都是我的原乡。

 

三、抗联考

 

东北抗日联军的杨靖宇将军和他的战友究竟是否在老秃顶子坚持过武装斗争?老秃顶子可以作证。被称为辽东“女匪”的桓仁抗联女英雄于秀莲到底经历过怎样的奇幻人生?她的后代以及众多桓仁人的口碑可以证明。再进一步的考证,那是历史学家的事情。将他们的人生事迹血肉丰满重现出来,以人正史,那是作家们的事情。

我的考证观点有四:

其一,民族说。任何有民族侵略的地方必然有反抗义士。日本人杀我族人、奸我妻女、霸我田园、掠我资源不会没有反抗。况且中国共产党早在1931年就发表了抗日救亡的政治主张,抗日活动也已经形成组织化,政治影响和斗争策略不会空余桓仁地区。而与大多数东北地区的人民相似,桓仁人血脉里有分明的品格,嫉恶如仇的斗志,铮铮骨气的传承,绝不会甘当亡国奴。

其二,地理说。桓仁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又近边境,便于隐藏和机动,适合游击战的铺展收缩。五女山有险要的守护基础,老秃顶子又是一道天然的屏障,但从地理角度看,便是易守难攻之地。那些不经意间发掘出来的抗联遗址遗迹便是最好的证明。

其三,气候说。桓仁地处当时南满,与黑龙江一带的北满相比气候优越,冬暖夏凉。有作品提到当时位于北满地区的抗联队伍在极寒的条件下转战南满,我想除了战略布局,还应考虑到气候的差异,在极度困苦的时候转移休整,以利再战。

其四,资源说。桓仁雨量充沛且河流众多。浑江、雅河、富尔江70多条主要江河带来丰富的水源,便于补给。因为水源充足,气候适当,山间野果、食用菌、山野菜、中药材储量丰富,林中野猪、歡子、野兔、野鸡多,足可充饥。况且,山间气候土质适合各种五谷杂粮生产,这点,从“抗联煎饼”的历史由来以及广誉度上可得佐证。

结论:综上所诉,我坚信,在这高高的密林中必然的、不容置疑的发生过那些波澜壮阔的英雄故事,这也成为桓仁这首绿色交响中一阙可歌可泣的红色乐章。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